《天堂像甚幺》半空中的古城─义大利贝加摩

2020-06-10 C元生活

编按:
心灵需要滋养的时候,跟着上帝去旅行,就是天堂。但,甚幺是天堂?天堂像甚幺?旅行作家依品凡走访义大利大城小镇,细细写下每回旅行过程中内心深层的悸动,本刊将陆续刊载这一系列《天堂像甚幺》专栏文章。

◎图/文  依品凡

贝加摩(Bergamo),意思是「山上的房屋」。

这座义大利米兰东北方的城市拥有两个面貌,诉说着两个不同的故事。山上的上城(Citta Alta)、和山脚下的下城(Citta Bassa)遥遥相望,山上的房屋指的就是上城,有人称它「充满文艺复兴风味的古城」,有人称它「在半空中的古城」。

每个角落都是历史和艺术
早在西元前196年,这里就是古罗马的一座城镇,曾经因蛮族入侵而荒废。从1428年到1797年,贝加摩的管辖权从米兰转移到威尼斯手中,威尼斯人重修这座古城,16世纪时,更以巨石修筑了一道5.2公里的防御性城墙,俗称威尼斯墙(Venetian Wall),把上城区整个围绕起来。

19世纪以后,「威尼斯墙」已经不是用来防御了,它成了一条赏心悦目的行人徒步区,人们可以在上面悠闲的散步,眺望奥罗比阿尔卑斯的美景(Orobie Alp),或蓝天下的伦巴底平原,看着那些淡黄色和红棕色的房子,沿着山坡攀沿而上的姿态。

《天堂像甚幺》半空中的古城─义大利贝加摩

古城的登山步道

前往上城区的方法有两个——搭乘索道缆车(Funicolare),或者从缆车站左边的步道拾级而上。步出车站那一刻,彷彿穿越时光隧道,来到一个和山下完全不同的世界。眼前,是中古世纪的维其亚广场(Piazza Vecchia),及巴洛克式的孔塔里尼喷泉(The Contarini Fountain),喷泉周围以白色大理石狮子作装饰。「石狮子」,是威尼斯的传统象徵。

这里,每个角落都是历史、都是艺术,因为这座具有罕见美丽的千年古城,本身就是上帝的杰作。你可以漫步在那狭窄的、弯曲的、迷宫似的鹅卵石街道,闻一闻瀰漫在空气中的古老气息,感受停驻在巷弄间的往日时光,微风吹过时,似乎每一座高塔、每一个尖顶、每一块石头都在诉说一段陈年往事……

看千年古城的沧海桑田
古城内有许多教堂,经常被观光团挤爆的,是圣母教堂(Basilica of Santa Maria Maggiore),和隔壁的克雷欧尼礼拜堂(Cappella Colleoni);前者有素雅的白色外墙,后者以白色和粉红大理石雕像为装饰,有如华丽的珠宝盒,教堂内的天顶彩绘更是金碧辉煌。如果说义大利是一顶皇冠,克雷欧尼礼拜堂就是皇冠上的「文艺复兴珍宝」。

《天堂像甚幺》半空中的古城─义大利贝加摩

圣母教堂内部

法国作家司汤达(Stendhal)说:「这里,是地球上最漂亮的地方,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地方!」但是,如果没有到威尼斯墙上走一走,这个美丽就有瑕疵。

走在一座16世纪的古城墙上,是什幺感觉?我想,一座防御性城墙成为「行人徒步区」,这种感触绝不是感官的,而是沧海桑田、古往今来这些内心更深层的悸动。

有人说,有「疗癒」的感觉,这个说法很好。走在城墙上,看着这座半空中的千年古城,曾经被蛮族侵略,曾经数度被外族统治……。如今,这些都过去了,所有的创伤都被抚平了,所有的裂痕都被修补了,所有的沧桑都被安慰了……

上帝在这里画下一个美丽的句点!

天堂,是没有「墙」阻隔在人心之间的地方。

来自天堂的诗籤

因他使我们和睦,将两下合而为一,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。(以弗所书二章14节)

1989年柏林围墙拆除,象徵东欧与西欧之间的裂痕、冲突瓦解了。这是「历史上的一天」,从此,人类朝着新的里程前进,没有人会怀念那道墙,也没有人愿意再筑起一道墙。

两千年前,耶稣亲手拆毁了一道墙,这墙隔在我们和上帝之间,也隔在国与国之间、人与人之间。这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,从此,我们应该生活在一个「无墙」的世界里,可是,仍然有一道道隐形的墙把我们隔开来。

为什幺?因为筑墙的材料太多了。一句抱怨,筑起一道墙;一个不满,筑起一道墙;一个偏见,又筑起一道墙……。骄傲、自私、怨恨、冷漠,一直堆上去,墙就越筑越高。

筑墙,会把人和神隔开,因为我们仍然「在亚当里」,在亚当里的人跟神是有距离的。如果我们「在基督里」,就明白,耶稣已经用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,所有的误解、纷争都归在他身上了。

赶快从「亚当里」迁移到「基督里」,学习做一个拆墙高手。一个微笑,拆毁一道墙;一个拥抱,拆毁一道墙;一个宽容,又拆毁一道墙…。墙越拆越低,心胸就开阔了,会看到眼睛未曾看见、耳朵未曾听见、人心也未曾想过的种种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