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束》:可以是狱卒,更可以是学生的引路人

2020-06-10 B漾生活
《教束》:可以是狱卒,更可以是学生的引路人

有人说,年轻人、学生都是放纵过度的废青,个个正事不做,却要在炎热的初夏涌上街头;也有人说,这班年轻人、学生都是非不分,受外国势力煽动,拥抱所谓民主、自由的理想,叛逆自己的祖国;更有人说,年轻人、学生採取激进行动,是受到通识教育科的荼毒。一时之间,香港的年轻人、学生都变成需要管教的「怪物」。造成这个局面的「元兇」,是热情躁动的学生吗?是香港那受尽诟病的教育制度与课程?还是那些自诩为师长,规限打压下一代的大人?


社会如此纷乱不安,要编写一齣关于教育的香港电视剧,的确是一件毫不容易的事。刚刚播毕的ViuTV电视剧《教束》,却在一片动荡疲惫的时势中,广获网民支持。无论是剧情前半部,边缘学生勇战尖子精英,逆转胜选学生会的过程;还是后半部故事中,师生挑战校长,反对将平民学校--马修书院转为直资学店的压轴主线,《教束》这齣电视剧,都能保持张力,一边嬉笑怒骂,一边揭露社会现实,引起观众共鸣,激励人心。


学校如战场,教师职场困兽斗

在第一集,《教束》已经开门见山,对準香港教育的阴暗面,带出制度问题,营造张力,一洗ViuTV电视剧节奏鬆散、冗长失焦的毛病。剧中主角卢文达(刘俊谦饰),是马修书院的80后合约中文老师,每年都要面对被校长梁文海(廖启智饰)、副校长林美芬(陈秀雯饰)检讨教学成绩、濒临炒鱿边缘的命运。自知教绩欠佳,又害怕失去饭碗,卢文达紧张得出神,更搞笑地幻想,自己被两位上司持枪胁持,需要出卖同样教绩差劣的同事来自保,纵然手法有些夸张,但生动有趣的表达,确能令观众投入剧情。


传统的社会观念里,老师如同圣人,是知识与道德的标準典範,学生的学习榜样,地位祟高,值得尊重。但在现实世界中,老师也不过是需要养家生活的凡人,甚至体制机器里的齿轮。身为家中独子,卢文达做老师只为糊口,没甚幺远大理想;平日应付上司梁智扬(朱柏谦饰)的欺压与同事的办公室政治;还要满足七年之痒女友Yoyo(吴海昕饰)的结婚买楼大计。年轻一代所面对的职场、生活压力,巨大得令人窒息。


在第一集的开会场口,剧组亦十分有创意地,将一众主住的薪级点与薪金如打机能量值般一一列出,负责纪录的卢文达,人工连他们一般数目也没有。身处竞争如此激烈的工作环境,区区一个食物链底层老师,又怎能不挣扎求存?为了稳定教职,卢文达不惜收买学生,帮他挂banner营造「好老师」舆论;又预先提供考试答案,好让学生合格;更为一纸长约,接受了副校长林美芬利诱,组织边缘学生参选学生会,埋下日后恶斗校长梁文海,反直资计划的伏线。


当废青成为领袖,大人忏悔自决

《教束》有三分二的篇幅,都聚焦在一众成绩低下、问题多多的学生主角--候选学生会内阁「不老骑士」成员的成长过程之上。剧组亦努力设计与刻划角色,力求带给观众清新写实的气息。在选角上,他们就找了演艺毕业生、受欢迎爆笑网红「小薯茄」的成员、甚至童星演回未发育的初中生,贴地自然,不失惊喜;而学生主角们模仿动画《火影忍者》角色跑步的动作,还有暧昧的恋情关係,都对照到真实的中学生状态,引起年轻观众的共鸣与回忆。


但凡成长故事,主角们都会经历从热血冲动、鲁莽退缩的小子,转变为团结冷静、智勇双全的领袖、英雄的过程。《教束》里的学生主角都不例外。从为证明自己、为朋友出头、为跟风选学生会,到学懂保护弱小同学;冒住被「DQ」的风险争取同学的「午饭自煮」权益;甚至挺身而出,反对学校直资计划,捍卫公平学习机会,「不老骑士」的六位成员,一步一步突破自己,渐渐不畏强权,据理力争,成功告别「废青」,长为独立自主的青年。


然而,《教束》最成功的地方,是能够把这班少年蜕变的过程,提升到一个层次,辩证何谓领袖、甚幺是生而为人的应有责任,并反过来影响卢文达这位被「教束」了的老师,令他反思作为大人的不足,让他找回人性、良知与初心。


在竞选学生会初期,「不老骑士」会长麦浩贤(岑珈其饰)只是一个不擅辞令、有勇无谋的学生,纵然他出身儿童之家,更曾因贫困出身,获校长梁文海的不公对待,但对一切不义之事,他只是敢怒不敢言,不敢站到最前。直到校长梁文海强推直资计划,他才明白卢文达说的真义:「一个真正嘅领袖,唔应该高高在上,应该成为众人嘅僕人,真真正正咁样为同学服务。」于是,他站出来反对直资,捍卫基层的学习权益,成为具骑士精神,服务同学的「真领袖」。谁料这个时候,卢文达接受梁文海的丰厚制诱,反过来阻止学生会的反直资行动,令「不老骑士」分化缓散,被群众嫌弃,逼使自己的学生走上受威胁、自杀明志的悲剧。


为甚幺简简单单、本来作育英才的校园,要变成一个权贵垄断,逼使学生抗争的是非战场?为甚幺为人之表,可以无情虚伪如此,欺骗、逼迫、赶绝下一代,光明正大地「食子」?在此,卢文达终于明白到一直以来的自私自利,为了自己的安逸,不知觉地把学生当成工具,成为了体制的一部分、监控他们的狱卒,摒弃了教师守护学生,引领他们前行的责任。第十八集里,卢文达对住镜头痛哭流泪,是因为他终于真正抛开「教束」,寻回初心,完成了应有的「忏悔」,第一次「自决」自己的老师价值,重新站在学生、正义的一方。


踏实励志,面对黑暗挑战

无论是「学生会选举」还是「反直资」,《教束》的两条故事线,都能令人对号入座,解读到丰富的政治隐喻。诸如反直资学生围堵校长梁文海座驾的情节,啜核对白像「立即散开,否则一人一个大过!」、「你哋只係识解决提出问题嘅人!」都让观众会心「苦」笑,一比对六月的社会变化,个个大呼《教束》为「预言神剧」。亦因此,在六、七月的ViuTV Facebook Page与连登讨论区影视台,《教束》都是最热门的话题;而剧评人游大东也称讚这部电视剧是「ViuTV 开台三来的最佳自家製剧」;一众学生演员亦顺带受到注目与讨论。


《教束》的最后,卢文达付出了沉重代价,学生以上下一心的团结,暂时保住了有教无类的马修书院;但直资计划始终没有「寿终正寝」,在梁文海背后,似乎还有更阴险恶毒的「直资三人组」。到底在《教束》的内外,怀着赤子初心的老师与学生、大人与年轻人,还有多远的险路要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