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逆权师奶》:抗争是为了改变,也是为了不被改变

2020-06-11 A车生活

笔者曾经观看过一齣关于超级市场的电影《Employee of the Month》(2006),故事讲述一班超市员工争夺每月最佳员工奖,是一齣纯粹娱乐的二线荷里活笑片,没有甚幺深度。而最近在香港上映的韩国电影《逆权师奶》,故事同样围绕一间超级市场,但与《Employee of the Month》简直是两个世界,更让笔者回忆起一句说话:「抗争是为了改变,也是为了不被改变。」。

《逆权师奶》改编自真实事件,讲述一间超级市场的合约员工突然遭到无理解僱,一班女工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,开始组织工会、罢工、甚至佔领超级市场。有趣的是,电影里的不少场面,也与香港去年的雨伞运动非常相似。

例如,佔领超级市场的场面、抹黑员工是被煽动的管理层、亲商界的媒体、支持工运和反对工运两个阵营的宣传攻势、黑社会袭击罢工员工和帐篷、防暴警察的清场行动……香港观众在观看的时候,别有一番味道。

《逆权师奶》:抗争是为了改变,也是为了不被改变

虽然电影称不上很精彩,但给观众一种「伪纪录片」的写实感觉,抗争的剧情也不是唯一的重心,花了不少篇幅去描述女工们的家庭和心理状况。戏里的大部分男人都是无能或者奸诈,女工们是正义的,既要照顾家人又要抗争。煽情感人之余,让观众反思跨国企业剥削合约员工的社会问题。

戏里有两位重要的角色,分别是善熙(廉晶雅饰)和惠美。善熙是一位模範职工,丈夫出国打工赚钱,惟有独力照顾两名子女,她安份守纪在超市捱了五年,经常「自愿」加班。当以为有机会转为正式员工、能够为儿子买一部智能手机的时候,突然被公司解僱,被迫走上抗争的道路。

而惠美则是一位单亲妈妈,较为刚强独立,甚有抗争的意识,不会替公司无薪加班,是组织工会的发起人,影响了善熙对工运的想法。但为了养家糊口,在电影中后段放弃抗争。

上述这两个角色的设定,彷彿在告诉观众,不论工人如何乖巧,其实也只不过是公司的齿轮。公司平日用各种口号对员工洗脑,甚幺「公司好,员工好」,纯粹为了欺骗他们勤奋工作。当公司无情起来的时候,不会理会他们之中谁比谁勤力,总之一律解僱。

《逆权师奶》:抗争是为了改变,也是为了不被改变

有别于一些男性工运电影,例如日本的《蟹工船》,《逆权师奶》以女性工人对抗父权资本主义的设定,女工们为了养活家庭而发动抗争,更能够获得观众的认同与同情。再者,戏中有不少令人难忘的煽情桥段,让故事充满人情味道。例如,在佔领超市的晚上,女工们点起烛光,讲述自己的心底话;在电影的后段,善熙在电话亭内致电给惠美,告诉她最后的抗争计划,希望劝惠美「重出江湖」,拍得颇为感人。

观看完这齣电影之后,笔者竟然不觉得戏中的主角们成功争取到甚幺,这种感觉正正是电影最有趣的地方,亦是写实的地方。抗争过后并没有大获全胜,主要的工会领袖最终也不能够复工,剥削合约工的情况应该仍然存在,社会并没有因此而被改变。虽然没有抗争和牺牲,是无法带来改变,但抗争亦不一定会成功,这是十分伤感的事实。

乐观一点去想,我们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抗争,而是我们相信惟有抗争才会看见希望。社会运动从来也不是一步登天,也不是因为事前预计到一定会成功才去做,而是为我们持有某些信念和梦想,相信那些社会运动在道德上是正义的,所以我们才去做。正如电影中段有一幕,善熙和惠美在对谈,说到她们其实已经不单止是为了谁复工而抗争,暗示她们在价值观上的改变。

抗争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,是为了改变,也是为了不被改变。善熙改变不了自己被解僱的事实,但改变了自己对事物的看法,不被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同化。她改变了自己的儿子,教会他要努力为了自己的权益抗争,不要被便利店剥削,在过程中更间接修补了和儿子关係,这就是抗争所带来意想不到的正面效果。就算短期内未能够争取成功,但正义的事情持续地去做,总有一天会成功的。